就是那个仙女

意乱情迷【3】

“A市最大酒吧董事长在昨夜遇害,据悉,嫌疑人不明,作案工具为菜刀和加装消音器的斯捷奇金手枪,具体原因正在调查中。”

半躺在办公椅上品着咖啡闭目养神,电视中传来的紧急新闻让朴灿烈心情格外愉悦,尤其是那句嫌疑人不明。
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朴灿烈挑眉放下咖啡杯站到巨大的落地窗前,身处大厦的最高层很轻易就能够俯览整个城市,皱着眉看着阑珊的夜色脑海中却突然跳出那张清秀面庞。

门板被轻叩后进来的人如释重负般的交代着成果。“卡里的钱已经转入了董事长账户中,您还有什么吩咐?”

“嗯,你先下去吧。”

朴灿烈叹口气揉揉脸收起心思,按计划按部就班的打点着一切,朴灿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利益蒙蔽了双眼,但是这场棋局一旦开始,就再没有了悔棋的权利。

——

今天的边伯贤感觉自己十分倒霉,临时被安排加班不说,就连难得看的上眼的人也被老板娘相中,满是惋惜的看着男人俊俏面庞,不情不愿的放下杯子完成老板娘交代的任务。

“先生,回个头。”

看着两人亲密搂抱走上楼梯边伯贤在心里默默悲痛了半天,却在片刻之后意外的又看到那张熟悉脸庞赶忙迎上去,烟雾缭绕中边伯贤对那张脸蛋看的愈发痴迷,连禁止吸烟的明文条例也都抛到脑后。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稀里糊涂听完他交代的需要,放弃了把这个俊俏男人勾引上床的想法,正打算上楼跟老板娘抱怨却突然被那个男人拍了肩膀,边伯贤明显一愣猛的回头却看红了他一张小脸。

他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

边伯贤收下钱兴高采烈跑上楼,打算跟老板娘吹嘘自己赚钱的本事却发现一扇房门大敞着,边伯贤刚走近便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即使双腿打颤边伯贤还是咬着牙敲了敲门板小心翼翼走进去。

看到眼前杀戮过后的残忍景象红钞掉落在地发出闷响,边伯贤惊恐的睁大眼睛连连后退却绊倒在门槛上,警笛声渐渐逼近边伯贤本能的想要逃跑,努力起身时突然被两个戴着墨镜的陌生人架住了胳膊搀扶起来,边伯贤惊慌失措想要挣脱却被死死钳制。

“不想做替罪羊就乖乖跟我们从后门离开。”

意乱情迷[1]

不同于往常酒吧缭眼喧嚣酒气弥漫,这里的气氛更像是个卖酒的洋气茶馆儿。

男性服务生清一色的白衬衫黑马甲,摩丝固定额前黑发露出光洁额头,配一黑色领结更显得精神利索,拿着纯白色细绒毛巾细细擦拭着手中透亮的高脚杯,与酒吧诡异安静氛围刚巧合拍。

朴灿烈有些不满手下办事不利只能自己亲自出手,四下打量一番这酒馆,看着倒真像是个不俗的地界儿,可光鲜亮丽也终究只能是蒙蔽眼睛,心知肚明的罪恶勾当昭示着一切美好纯属自欺欺人,感受到身后炽热的目光收起气定神闲的样子。

好戏马上开始。

朴灿烈黑色的尖头皮鞋闪闪发亮,有一搭没一搭的轻踏着木质地板,和着光斑闪烁的频率发出不甚协调的节拍,与其说是来此消磨时光更不如说是等待猎物上钩。

大概是刻意露出的焦躁被看穿,年轻莽撞的服务生搁下手中杯子凑到自己耳边提醒朴灿烈他正被关注着,嗓音意外的清脆悦耳,长相也是清秀可人。但想起任务的朴灿烈不得不收起了把这不谙世事的小年轻拐上床的想法。

年轻貌美的女人坐在身后吧台旁毫不避讳看着朴灿烈笑,微微抬起手中精致繁琐香槟杯含义不言而喻,火红的高开叉裙露着几乎整根光洁大腿,领口过低也像是刻意展现傲人事业线,饱满肉体在暖黄色灯关晕染下显得极其诱人。

朴灿烈微挑眉梢舌尖舔过唇瓣举起红酒杯勾起笑容,女人会意一笑耸肩示意,杯中酒不约而同一饮而尽,朴灿烈放下杯子的同时对监控摄像方向头不着痕迹的点点了头,所有摄像头上不为人所注意的红外灯缓缓熄灭。

门才刚刚关上朴灿烈便被女人迫不及待的吻上唇瓣,从善如流挑眉迎合着甚至干脆贪婪吮吸走女人胸腔里的空气,无法呼吸的女人突然惊慌失措想要收回舌头。

朴灿烈明显感受到女人的警惕意识惩罚性的咬了她的舌尖,被堵住嘴唇的女人只得皱眉闷哼一声,朴灿烈松开她泛着水光的唇瓣,眯起眼睛手指轻轻捏住女人的下巴看着她泪眼婆娑,用留有丝丝血腥味儿的舌头扫过上颚。

“你怎么还咬人啊…”

“那么急干什么,爱这种东西,就是要慢慢做才有意思。”


——————

回归!发誓百分百填好了这个坑

微博ID:就是那个仙女
(并不)同步更新

朴队我错了【2】

“旺财别跑!!!”

蹲守了一天总算逮着个机会,边伯贤抓着扣脑袋上的警帽一阵儿风似的飞奔出去,可边伯贤两条穿的着趿拉板儿的小细腿儿依旧想吃,于是可想而知的撵不上前边儿那个淌着哈喇子玩儿命撒欢儿的哈士奇。

一路猛追累到翻白眼儿边伯贤扶着膝盖一阵猛喘气,边伯贤提了提精神正要再接再厉突然被人猛拍了把后背吓的险些背过气儿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拎了就跑,半悬空状态的边伯贤觉得万脸茫然,看着自己双脚飘来飘去最后奇迹般的绕了个道堵大门口连忙跳下来激动的拉上栅栏门,妈的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又满意又崇拜的正想抬眼瞅瞅来者何人。

“……他妈的朴队好!!”

边伯贤看着朴灿烈不接话茬儿只是仰着一张俊脸目瞪大了眼睛不转睛望着前方,边伯贤随着朴灿烈的目光好奇瞅瞅发现这他妈……啥都没有啊,边伯贤犹豫半晌小心翼翼在他眼前晃晃手正要开口。

“嘘——来了。”

又一次没来得及反应就他妈被朴灿烈拎小鸡仔儿一样拎走,于是只能抱着胳膊以半悬浮的状态冷着脸生无可恋飘在大门口。

突然,一个智障一般的哈士奇外翻着腮帮子,口水顺着耷拉在外的舌头如春雨般润湿了跑过的街道然后猝不及防一头撞在栅栏上,其实旺财曾经是个酷盖儿直到它翻着白眼倒在地上。

“我日?!”

边伯贤浮在半空中一边一脸震惊的看着倒地不起的旺财一边儿看着喘着粗气扛着家伙事儿姗姗来迟的大爷大妈们一脸懵逼。

我说这他妈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把狗给大爷拖过去。”

边伯贤一边儿琢磨这朴灿烈这能听见人内心OS的特异功能是不是外星人啥的一边儿气喘吁吁拖着猪一样死沉死沉的旺财走到李大爷面前,回头瞅一眼他妈的顺了一沥青的狗毛和口水。

“大爷,我说咱体力不行下次就别养这么欢脱敦实的玩意儿了。”

边伯贤看着大爷大妈还有社区里的小姑娘都被自己帅气(?)折服,于是用我的地盘儿我做主的猥琐心态非常自然的顺了块儿烧饼和西瓜回头一瞅。

“我日朴队等等我!!”

——————

之前说是很快能更新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由于种(jiu)种(shi)原(TMD)因(lan)没能更新实在很抱歉,所以说果然屎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所以!这篇诚意满满的文献给仍然没有取关的你们!撒浪!!

不良少年【短篇完结】

昏暗的巷子,残旧的路灯,只剩烟草燃烧的火苗忽明忽暗,顶着一头刺眼的红发眯眼斜靠在街边的电线杆上,边伯贤纤长的手指轻轻弹着燃烧殆尽的烟灰,飘落到长满青苔的残砖败瓦上,发出细小的呲啦声。

边伯贤仰起头吐出一口浓雾顺手扔掉没抽完的小半截烟蒂踩灭,扬起手感受到细小的雨滴摩挲几下揣进兜里朝着更昏暗的尽头走去。

"你个不孝子!居然还有脸回来?"

耳朵被人那一巴掌打的嗡嗡响,边伯贤晃晃昏沉的头,偏着头看着比实际年龄更显老的女人,女人气的眼睛发红身子直抖,边伯贤舔了舔嘴角的血迹与人对视,眼神里是出奇的平静,甚至多了一丝嘲讽和蔑视。

"对,是我不孝。"

边伯贤嗤笑一声转身离开,蹲着靠在墙边仰起头看着不露一丝光亮的夜空,与从小生活到大的家仅有一墙之隔却不能回的感觉近几年没少体会,大约是习惯了,边伯贤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掏出根烟叼在嘴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抽烟的习惯。

边伯贤刚划开火柴把烟点着破旧灯泡的瓦斯就被烧断,巷子顿时漆黑无比,除了闪烁着微弱橙黄色火光的烟草,手里一根细小的火柴就是此刻最大的光源。

出神的看着火柴慢慢烧尽,直到快燎到手边伯贤才回过神松开手指,掉落在地上的火焰被砖缝间的积水瞬间弄灭,狠狠嘬了一口便扔掉,尼古丁的味道溢满口鼻,呛的边伯贤睁不开眼却心如明镜。

边伯贤靠着墙边稍微缓了一会卸下背了许久的背包,从背包中厚厚一打的大钞里抽出一张,把手机和充电器掖进裤兜里,大约掂量了下手中背包的轻重,拉上拉锁,比划了两下熟稔的顺着墙扔了进去转身走远,好久不见,她老了。

那是边伯贤生活了近十六年的家,十六年,没有任何美好的回忆。初一都没上完就直接辍学,记忆都是被父亲家暴,母亲一边哭一边把边伯贤死死护在怀里,每天母亲的头发衣服都是乱糟糟的,不断擦拭着眼泪。

那天边伯贤踹开卧室门,逆着光站着,紧了紧手里闪着寒光的水果刀往床上醉如烂泥的男人走去。听到身后女人惊呼的声音回过头,拔出插在人胸口的刀站起身,边伯贤邀功般的看着母亲笑,血液沿着刀刃滴落在水泥地上留下大大小小的暗红色圆点,整个屋子里弥漫着血液的铁锈味。

"他,终于死了。"

可是在母亲的眼神里只看得到恐惧和震惊,边伯贤丢了手中的刀,略长的刘海儿遮挡住眼睛,疑惑的朝她走去却依然笑着。

"怎么?他死了你不高兴吗?"

让边伯贤没想到的是母亲狠狠甩了我一耳光,着把我撵出门外,法庭上道貌岸然的法官出示了边伯贤常年遭受虐待而导致精神分裂的证明,精神疾病患者不承担法律责任,又因为未成年所以只让边伯贤蹲了几年少管所,所有人都觉得边伯贤大概是真的疯了。

也就是在那天,边伯贤被整个世界抛弃了。出所以后,未成年的边伯贤靠偷盗抢劫帮别人打架赚钱,被抓到以后顶多在少管所待个几天,毕竟不会有人来保释或者把边伯贤领回家,对于边伯贤来说,少管所就是蹭饭的地方,后来干脆少管所也不会管边伯贤,每天在大街上晃晃悠悠,每一个人都对他避之不及。

拎着根儿生锈的铁棍走向巷口的商铺,铁棍拖在水泥地上发出刺耳的刮擦声,边伯贤伸出手揉了把张扬却糟乱的红发,已经不似原来柔软,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眯起眼睛掂两下棍子拎起来猛的往玻璃上抡过去,飞溅的碎玻璃渣划破皮肤扎进肉里却丝毫不在意。

边伯贤跨过尖锐的玻璃刃走进商铺,砸开抽屉上微微生锈的锁头拿出里边儿的钱微眯着眼睛数数,也是真他妈少,搭着裤兜里的信封塞进玻璃质的空酸奶瓶儿里扔到门口,围观的人不少却没有人阻拦,反倒都吓了一跳躲起来,缩头乌龟般从门后探出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窥视着,絮絮叨叨的小声议论着什么。

伯贤看着周围人轻蔑笑笑,毕竟在他们眼里边伯贤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怪物,拆开几个打火机把里边儿的油倒在商品架上,轻轻划着一根火柴点着口中叼着的烟草猛吸了一口随手扔到货架上,猛然蹿起的火苗瞬间吞噬掉清秀脸庞上的笑容。

遗书:

是啊,你只看到了我弑父的丧心病狂,却没看到我刘海儿遮挡住的眼睛里蓄满的泪水和恐惧,你只看到了我抢劫偷盗,却没看到我把所有钱都给了母亲,你只看到了我的张扬叛逆,却没有想过没有人生来就是坏人。

来生,给我机会,当一个好人。

——END——
                                                                文by.咸鱼

朴队我错了【1】

边伯贤正无聊的满大街逛悠,余光四处一瞥瞅着一貌美如花儿的姑娘抱着个小孩儿,前凸后翘肤白貌美有气质,边伯贤暗想,得,这妞儿我撩定了,把警棍往皮带里一揣整了整身上的警服往后顺一把头上的毛儿流里流气的走过去。

“哟 小妹妹这么年轻就有孩子了?”

可惜就算是不像好人也耐不住边伯贤长得好看啊,就这张脸够祸害了多少漂亮的小姑娘,往人跟前这么一凑,就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人姑娘就够这姑娘脸红一阵儿了。

“这是我姐家的,我…还没有对象儿。”

边伯贤看着那姑娘娇滴滴的垂下头捏了把那姑娘怀里小孩儿的脸蛋儿,收回手又顺带着摸了把姑娘的脸,边伯贤看着人红透的小脸儿忍不住调笑。

“这婴儿的小脸儿也比不上你的一半儿腻人。”

边伯贤坏心又起于是走过去勾起人姑娘的下巴笑眯眯凑近“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儿?”

“介绍对象?”

低沉的嗓音从背后响起,吓得边伯贤一个机灵赶紧松开手弹开老远,看着人含笑的桃花儿眼盯着自个儿感觉方极了,于是转身正想跑却被一股强大的迷之力量一把扯回。

“边警官什么时候多了个副业?”

看着朴灿烈皮笑肉不笑的俊脸边伯贤有点儿怕,于是用一双无辜下垂眼可怜巴巴儿的看着朴灿烈。

“队长…我错了……”

“嗯?你哪儿错了 我怎么不知道?”

边伯贤四十五度角儿抬头望望天空,忍住眼泪不禁感叹,妈的这做人真他娘的累啊……

“不应该上班时间调戏良家妇女…?总之 您说哪儿错了就哪儿错了嘿嘿…。”

边伯贤心里默默吐槽自个儿狗腿,面儿上却还是得装作啥事儿都没有的样子眼巴巴仰脸儿瞅着朴灿烈,感觉突然失去平衡差不点儿栽地上又被人赶紧扯进怀里,朴灿烈看着边伯贤挑眉道。

“怎么着,躺我怀里躺上瘾了?”

这时候边伯贤才猛的反应过来自己他娘的一直躺我们朴队长怀里头,赶紧起身整了整警服,妈的本来应该是扣工资的事儿咋突然脸就这么红了呢,正思考着顺便伸手掖了掖扎在裤子里的毛衣,看着天空飘落的小雪花找到了原因,一定是天气太热了。

“那个…朴队,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哈。”

边伯贤陪着狗腿的笑容不住鞠着躬,小跑儿着走远,挥挥手细白指尖轻揉脸上僵硬的肌肉翻个白眼,话说…我们罪城警局新来的朴队也是真他娘的好看啊!

边伯贤美滋滋的抽出警棍一边儿甩搭一边儿哼着小曲儿,完全沉迷于朴二队长美色之中无法自拔,等等好像忘了点儿什么……

妈的老子的年终奖又没了!!!

——TBC——

bot.

哟吼算是深夜福利啦!吊了很久的胃口才更真是不好意思,最近很忙来着以后会加快更新速度的,不知道一共分成几章但这大概是最后一篇长篇的,以后将会开启短篇模式,这段时间也谢谢大家支持,撒拉嘿呦♡

                                                   文by. 咸鱼

朴队我错了【预告】

吊儿郎当提溜个警棍满大街晃悠 明明是个小片儿警却总是一副痞子相 这儿捅捅那儿戳戳的

溜达累了口干舌燥的 从卖烧饼的赵大妈那儿顺块儿西瓜刚啃两口就听着前边儿有人喊抢包

赶紧扔下手里的半拉西瓜撒丫子追上去 学了多少年的合气道可算是派上了点儿用场几招把人撂倒在地 把包从人手里抠出来扔给大妈

“您下回可得看好点儿”

不等人家回话磕磕脚上的趿拉板儿颠颠儿走远……

聒噪的电话铃响起 不耐烦的吐掉嘴里的牙签划开手机扯着嗓门儿“喂 有话快说!”

“啥?新来了个二队长?”

“长得好看?叫什么?”

“得嘞 朴灿烈是吧 我记住了!”

晃晃警棍美颠美颠儿的跑回警局 朴队我来啦!!!

六日之失

#第三日

晃晃昏昏沉沉的脑袋 猛的回忆起昨晚支离破碎的梦境 惊恐的脸 散落的肠子 粘稠的血液 断裂的四肢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的很好奇啊……

咚咚咚……敲击墙面的声音 富有节奏的感觉就像是在墙面上弹奏钢琴 即使这样 在听了一会儿以后还是烦躁的不行

揉揉太阳穴走到储物室里拿出工具箱 手指挨个滑过停留在锤子上 拿起锤子在手上掂了掂猛的冲着墙砸了过去

挥散碍人视线的灰尘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墙壁 墙壁上镶嵌着一只 被灰尘覆盖住的手 轻轻擦拭掉上面的灰尘仔细看着 轻笑出声

“原来是你 你还是这么调皮”

找出水泥和油漆重新砌上这堵墙 手轻轻覆上墙壁 新刷的油漆还透着丝丝湿意

“果然你还是舍不得离开我”

咚咚咚……

六日之失

#六日之失 第二日

汽车的鸣笛声划破了整个房间的寂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坐起身来从床上下来阳光打在洁白的床单上有些刺目和讽刺 毕竟在我的潜意识里这样的颜色和自己好像并不相称但也忘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潜意识

扯了扯嘴角走出了房间按着熟悉的路线走到了冰箱前打开时里面只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罐里面安静的躺着一颗鲜红的好像还正在跳动的心脏

骨节鲜明的手握住了这个罐子将他取出拿到了桌子上从旁边的刀座上取出了一把细长的小刀 顺着心脏上的肌理纹路最深的地方戳进去 提起了整个心脏

血并没有完全凝固靠近时还闻得到属于你身上的清香 手指蘸了些桌子上残留的滴状血液放进了口中 铁屑的味道弥漫另一只手拿着刀熟练的片下了一片心肌透着光看过去

“果然你还是适合融进我的血液里 和我的心脏一起同频跳动”

说着咽下了手中那片心头肉

六日之失

我回来了 带着我的新文六日之失 灵感来源是六日之失这首歌 共六章 连载略短 谢谢大家的支持

#六日之失 第一日

摘下暗红色的手套轻轻捏两下鼻梁

“终于 都结束了”

叮铃铃……清脆的闹铃响起 眯着眼睛下床拉开窗帘 整理好衣服从被子里拿出两只白皙精致的脚 上面沾染着滴滴红渍 举起来 对着阳光慢慢欣赏

“果然还是你的脚最适合欣赏”

轻轻吻一下脚背 果然你身上的每个部分都是艺术品啊 如若不然 我怎么会无法自拔的爱上你呢?

“你的脚怎么又凉了 还是得我给你捂热”

轻轻把冰凉的脚放进温暖的被窝里 眼神宠溺的看着

“不要怕 你逃不掉的”

                           灵感 六日之失

其实我还是爱你 上

    葬礼上

  “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 年纪轻轻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呀 老天爷你太不公平了呀”

    朴灿烈站在灵位前 无视邻居大妈撕心裂肺的哭嚎 紧紧盯着眼前的笑颜 他们家的伯贤儿最讨人喜欢了 放眼望去 只看见了一张朴灿烈陌生的脸 他们家的伯贤儿啊 不管认识了谁 都要介绍给朴灿烈 可是他们家的伯贤儿 刚刚还给朴灿烈打电话要吃草莓的伯贤儿 怎么就走了呢 连抢救都没来得及

    朴灿烈隐隐的觉得边伯贤死的非常异常 边伯贤是先天性心脏病 可是左邻右舍都知道 关门都总是小心翼翼的 更别说大动静了 虽然是心肌梗塞而死没有错 但是边伯贤死去的时候惊恐的表情真的很奇怪 朴灿烈脑子一团乱 不住的回放边伯贤的脸 微笑的 嗔怒的 开心的以及死去的时候的惊恐

   “吴世勋 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

   “嗯 不过如果你要是记得边伯贤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什么 会更容易定位范围”

    “知道了 我回去再想想”

      朴灿烈刚当上警察没多长时间的时候 一次出警 是抓捕一伙聚众吸毒贩毒的团伙 那帮匪徒仗着人多开始了一场激烈的混战 朴灿烈一个没注意后脑勺挨了一枪 所幸是钢珠枪 威力不小却也比真正子弹的弱点 逃过一劫 给边伯贤吓的半死 没日没夜的守着朴灿烈 朴灿烈醒了 边伯贤却累倒了 就是打那会儿起 朴灿烈记忆力也越来越差

      鹿晗看着朴灿烈疲惫的脸庞 犹犹豫豫的开口“那什么…朴灿烈 你也别太伤心了 要注意身体”

      朴灿烈微微点头表示听到 继续低下头思考 说了什么呢 听语气 边伯贤好像…很开心 到底是什么事呢

      办完丧事回家的朴灿烈拿出钥匙打开门 习惯性的喊“我回来啦” 等了半天也不见小人儿哒哒哒的跑出来给自己一个拥抱 然后问自己累不累 工作的怎么样 后来才想起来边伯贤已经 永远永远不会这样做了 自嘲的笑了笑 压抑了一整天的悲伤情绪瞬间蔓延开来 让朴灿烈沉溺在幸福又悲伤的回忆中无法自拔

     坐在门口的朴灿烈哭够了 慢慢站起身 晃了晃哭的昏昏沉沉的脑袋 开始收拾屋子 边伯贤最喜欢干净了 不能让伯贤回来的时候 看到的是一个脏乎乎的家 先收拾一下草莓吧 当时被躺在地上的边伯贤吓的掉了一地 不过自己怎么会买这么多啊 伯贤的胃……想起来了 是伯贤说的要多买点 是因为…因为边伯贤说有人来家里做客

     朴灿烈激动的抓起电话拨给吴世勋 告诉了他自己最新想起来的事

   “门窗没有撬动过的痕迹 身穿居家服 买水果招待等等异常现象表明 应该是熟人作案”

   “而且是很熟很熟的人 就跟你们一样熟悉的人 因为边伯贤从来不把同事朋友往家里带 来过我家的就只有鹿晗 都暻秀 张艺兴 都是从初中就在一起玩的好朋友”

    “这么说好像还真是 除了去犯罪现场调查以外 我还真的没有去过你家”

    “所以 现在犯罪嫌疑人的范围是不是缩小了很多 也就是都暻秀 张艺兴 嗯……鹿晗”

    “朴灿烈你什么意思 我辛辛苦苦帮你查案 鹿晗也没少出力 怎么着 现在怀疑到我们头上了是吧”

    “吴世勋你冷静一下 现在不是考虑感情的时候 谁在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情况下都不能排除嫌疑 包括我”

    “……我该怎么帮你调查”

    “把跟边伯贤最近联系密切的 关系好的 全部带回局里录笔录”

      朴灿烈挂了电话看着满地狼藉叹了口气 抓起警服就往局里赶 如果边伯贤出事之前自己没有听边伯贤的话出门买零食的话 或许边伯贤还是生龙活虎的吧 如果自己快速赶回来 没有流连在路边摊给边伯贤买糖人的话 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可以挽回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姓名”

     “鹿晗”

     “年龄”

     “25”

     “说说你那天做了什么 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又有谁可以证明”

     “我去找了我的妹妹 跟伯贤出事的时间正好重合 至于证人 我的妹妹可以证明”

     “对 我可以证明”

        朴灿烈不经意的抬头 瞬间愣住 血液倒流 这不是他家的伯贤吗  朴灿烈扔掉笔站了起来 走上前,抓住说话那个人的手 “伯贤 你……”

      “朴灿烈 不好意思 这个是我妹妹 鹿樱”

        鹿樱小心翼翼的把手从朴灿烈的手里抽出来 微微笑了一下 “朴警官 你还好吧”朴灿烈晃了晃神 真的太像了 就连唇边的痣都一模一样

      “哦不好意思 失态了”

      “不过鹿晗 怎么以前没听说过你还有个妹妹”

      “我妹妹从小去美国留学 才刚回来没多久 所以我那天晚上去看看她 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妹妹”

      “哦这样啊”朴灿烈耸了耸肩膀 笑了笑掩饰自己的尴尬 心不在焉的录完笔录

      “谢谢你了哥哥”

      “樱樱 你不能老是这样 如果现在能帮你以后呢”

      “以后的事儿就以后再说呗 不过哥哥你觉得是我本来的脸好看还是伯贤这张脸好看”

      “都好看”看着鹿樱那张跟伯贤一模一样的脸 鹿晗晃了晃头 强压下内心的不安回到家

      “鹿哥你回来了”

      “嗯”鹿晗坐在沙发上无力的点了点头

      “鹿哥 你没事儿吧 看你的状态很不好的样子”鹿晗偏过头看了看世勋充满担忧的脸 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世勋知道了自己做的那些事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世勋 如果我发生什么意外的话 你还会爱我吗”

      “鹿哥你说什么傻话呢 什么意外不意外的”

      “我就是想知道你还会不会爱我”

      “当然会了”

      “那如果我做了什么很坏的事情呢你还会爱我”看见鹿晗充满期待的脸 吴世勋正色道

     “如果你做了,穷凶极恶的事情 我还会爱你 一直爱你 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嗯 谢谢你”